大学生活回眸

水运管理83级学生 顾亚竹

 

光阴荏苒,时光流逝,转眼大学毕业已经23载了。走在老校区的香樟大道上,看着自己学生时代的小树苗长成参天大树,我的脑海里总不断地升腾起对镌刻在记忆深处大学生活的缅怀。那一段酸甜苦辣的日子,纯真烂漫的青春,年少轻狂的岁月,充满理想的时代,像雾像风又像雨,遥远的回忆让人思绪万千。

我们何其荣幸,大一时恰逢改革开放的春风初吹大地,万物复苏气象万千,我校由联合国亚太经社会资助,成立了水运管理工程专业亚太本科班。分别来自原4个班的19名男生、11名女生,通过英语和数学两门功课的选拔考试,撞进了亚太班——水管833班,从而开始了更加精彩、自信、甚至张扬的大学生活。

勤奋学习

进入亚太班,让我们感到自豪,个性张扬,但是学习的压力也随之而来。大一第二学期集中强化英语和基础课,以适应大二开始的外教全英文授课。为了学好英语,上课时,拆成了15人的小班将桌子在教室里围成了一个圈;下课后,语音教室、英语角到处是我们的身影。大二时外教终于来了,虽然刚开始有很多英语的专业术语困扰着,但我们是那样认真地听课,用简单的英语同外教交流着,开始了互动教学。课后我们分成6个小组,以小组为单位进行复习、讨论。在晚10点前的图书馆,我们聚在一起学习,抄笔记,形成了一道道与众不同的亮丽风景线;在晚10点后的食堂里我们接着钻研“demand curve”,喂饱了蚊子;夜深了,民生路的馄饨店里常常聚集了勤奋学习一天下来已经饥肠辘辘的莘莘学子。外教课程结束回国,我们依依相送,每逢圣诞节都会精心制作卡片,寄送我们的感激之情。市场经济理论的学习,中外文化的交流,让我们具有了比较开阔的国际视野,这种宝贵的超前性和国际视野,对我们很多同学的学业和事业都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自娱自乐

我们学习刻苦,可玩起来却也挺疯狂的。八十年代的大学校园生活也许不那么丰富多彩,跳舞却蔚然成风。教学楼下面有个由防空洞改造成的舞厅,是我们班男生承包的,每周六准时营业。这在周边是个小有名气的“娱乐场所”,不仅我们学校的本科生、研究生都会聚集到那里,也吸引了周边一些企事业单位的人慕名前来放松、交流,那无疑是我们大学生活的一抹亮彩。

不仅如此,我们班的同学也是其他各专业或班级举办活动的热心参与者。亚太班的同学学习刻苦是出了名的,但活跃外向也是出了名,只要其他班级有活动,那一定能找到水管833班同学的影子。我们精力旺盛,年轻的心渴望放飞,春游、秋游活动热热闹闹的,餐烟缭绕在田野、海边,足迹留在丛林、溪水,封存的照片定格着我们青春肆意的笑脸,还有那个时代特有的风韵。

航行实习

大三的深冬,我们乘坐“育新”轮出海了。身在海事,浸润在一种海事文化中,对船和海听得很多了,但是当真正上船出海时,我们的感觉还是那么震惊和激动。我们认真地听着船长、政委的讲解,仔细地走遍了船上的每一个角落,一丝不苟地参与理货卸货工作,兴奋地参与航行值班。

值得一提的是,那时候的杂货船压港可严重啦,我们“育新”停泊在大连港锚地。清晨走上甲板遥望,大海茫茫;夜晚走上甲板盼望,何时是我们落地的时光。一个星期过去了,又一个星期过去了,我们的食物储备在一天天的减少,飘着青菜的浓汤成了我们的奢望。看来要在船上过大年了,我们还得储备一点食物,留到最后过个丰盛的大年夜。对很多同学来说,这是第一次在外面过年,可能也是唯一一次在锚地的船上过年。然而我们充满快乐。有一天清晨,我们惊喜地发现我校的另一条远洋实习船“育青”轮也来到了锚地,我们顿感不再孤单,还有些“幸灾乐祸”。夜幕下“育青”的船员开着救生艇过来了,从他们不多的给养中匀了一些食品给我们。除夕晚上,学生、船员一起包饺子,看电视,聊天,互相祝福,度过了一个难忘而有意义的大年夜。

别了,大学

大四了,终于要毕业了。我们忙着毕业答辩,忙着和老师告别,忙着和香樟树告别,突然觉得,四年的同窗、身边的朋友,是那么亲切,令人不舍!离别的愁绪弥漫校园。

离别的日子在渐渐的临近,我们毕业留影,互赠照片,互写祝福。出发前宿舍里相拥的告别,火车站台上随车奔跑的不舍,十六铺码头上眼睛红红的相送,表达了我们深切的留恋和无尽的祝福。

感恩大学

未来就像天空中一朵飘忽不定的云彩,而我们,从毕业这一天起,便开始了漫长的追逐云彩的旅程。明天是美好的,路途却可能是崎岖的,但无论如何,经过这4年的大学生活,我们已经拥有了一场拼搏无悔的青春,一种继续向前的动力,一份割舍不掉的友情,一段终 身难忘的经历,一份弥足珍贵的回忆,这就是我们的宝藏,就是我们克服一切困难,勇敢飞向梦想的力量源泉。

      (转载自上海海事大学交通运输学院《水运管理专业回顾与展望》)

版权所有,2012年,上海海事大学 校史馆 
地址:上海浦东新区临港新城海港大道1550号图书馆A703室,联系电话:021-38284079